第508章满脸懵逼的安南朝堂
书名:大明之太孙无敌 作者:朕闻上古 本章字数:2505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17:50:04

讨贼檄文檄文一出,安南四方哗然。

尤其是那些本就对国相黎季犛把持朝政,权倾朝野相当不满的各地镇目,而今大明天军悍然发动战争,只为铲除乱臣贼子黎季犛,捍卫安南陈氏正统地位,瞬间赢的了安南军民的支持。

自安南李朝女皇帝李昭皇禅位于陈煚,陈朝从此建立,距今已有足足一百五十多载国祚,陈氏王朝不仅打败了元寇三次将近百万兵力的入侵,还多次亲征哀牢、牛吼蛮等地,捍卫大越尊严,百姓早已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大越陈氏才是正统!

那黎季犛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是个因外戚身份而得以骤然显贵的幸进之徒罢了,竟敢趁皇室羸弱,大肆党同伐异,铲除异己,试图行那谋朝篡位之事!

真是个狼子野心,忘恩负义的乱臣贼子!

基于大明天军多年积攒的仁义之名,一时之间不明真相的安南军民纷纷选择倒戈,全盘相信了檄文内容,各地“反黎”之呼声愈发高涨,甚至演变成为了守将不战而降,城中军民夹道欢迎大明天军入城的盛况。

事到如今,这封脍炙人口的讨贼檄文可谓是完美达成了作战目的,使得明军攻城拔寨顺利无比。

一方面对奸相氏黎季犛控制的陈氏政权不予承认,对其施加政治压力,另一方面列举了黎季犛“淫刑峻法,暴杀无辜”等整整二十项大罪,将矛头直指其人,又称明军的到来是“吊尔民之困苦,复陈氏之宗祀”,成功使的安南民心动摇。

果如那位太孙殿下所料,不少大越百姓厌恶胡氏苛政,根本就没有战心,甚至自发拥戴大明天军铲除乱臣莫氏、迎还故主,从而助陈氏振兴大越。

在这些不明真相的大越军民眼中,大明天军此次完全就是正义之师,不但自己贴钱贴人地履行身为宗主国的义务,捍卫安南陈氏的正统威严,所过之处还秋毫无犯,甚至开仓赈济百姓,简直就是仁义的化身。

当然,这些都是做给安南百姓看的,攻克整个安南之后,少不得会有一番血腥杀戮。

当檄文内容传至守御多邦城的胡季犛次子胡汉苍手中,吓得他几乎瘫软在地,急忙命人将檄文快马加鞭传回升龙,以征求枭雄父亲的意见,到底是战还是和。

这特么是哪个王八犊子写的檄文啊?

根本就是胡编乱造,乱扯犊子啊?

身为胡季犛的嫡长子,自己父亲什么样子,自己还能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成大越国相了?

他什么时候废除大越皇帝了?

最离谱的就是这个效仿曹操迁到许都的先例,迁都至清化府自家地盘,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尼玛啊!

现在安南的国都就是升龙,哪儿迁都了?

这是巴不得把所有屎盆子都往自家老子头上扣,将他彻底打成乱臣贼子啊!

即便愤怒异常,但胡汉苍心中清楚,打肯定打不赢,即便倾尽安南举国之力,也决计打不赢大明这个正值巅峰的庞然大物!

如今大明天军已悍然发动突袭进攻,并且矛头直指自己的父亲胡季犛,不可能直接投降了吧?

若是投降,意味着胡氏一族将身死族灭,必死无疑!

因此胡汉苍只能一边咬牙苦苦支撑大明天军的凌厉攻势,坚守多邦城这座坚固城池,一边等待父亲胡季犛的命令,亦或者是朝廷的援军。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多邦城被明军打得摇摇欲坠,却是始终未曾收到朝廷来信,甚至连自己父亲的密信都未收到!

朝廷出事了!

难道真如那封檄文所说,是太上皇陈艺宗秘密上报大明,请来了剿灭乱臣贼子胡季犛的援军?

不!

不可能!

即便陈艺宗再昏庸无道,也做不出这种蠢事来!

除非他想让整个陈氏,给胡氏陪葬!

正如胡汉苍所料,当讨贼檄文从前线传回安南国都河内之后,朝廷便出事了。

檄文之中权倾朝野的安南奸相胡季犛,此时不过才将自己党羽范泛、王可遵等人安插进朝堂,正与签书枢密院事范巨论密谋如何铲除执掌军权的庄定大王陈㬎。

这个陈㬎乃是太上皇陈艺宗的儿子,故而受封太尉执掌军政大权,在陈废帝被废黜之后,太上皇陈艺宗一度打算立其为帝。

奈何陈㬎与胡季犛不和,胡季犛向艺宗进谗导致其未能继位,双方之间的仇恨顿时成为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而今安南朝堂之上,三方势力交错纵横,互相牵制压制。

一是枢密院大使胡季犛,类似大明丞相,执掌朝政大权,二是庄定大王陈㬎,受封太尉,执掌军政大权,三则是太上皇陈艺宗,名义上的安南之主。

安南陈氏王朝在政治上有一大特点,就是所谓“上皇制”,陈家旧例,有子既长,即使承正位。而父退居北宫,以王父尊称而同听政。

但事皆取决于父,嗣王无异于世子也,实则是陈朝与大明进行交涉,避免由皇帝直接出面,而以“上皇”的名义进行的无奈之举。

安南这种掩耳盗铃的可笑做法,不过是为了维护安南皇帝不愿比大明皇帝低上一头,对其俯首称臣,那可悲又可笑的自尊心罢了。

当那封脍炙人口的讨贼檄文从前线传到升龙之后,整个安南朝堂为之惊惧震动。

大明攻来了!

还是突如其来,毫无理由的那种!

而首当其冲被扣上二十项死罪名头的乱臣贼子胡季犛顿时就慌了手脚,面如死灰地瘫软在了朝堂之上。

陈顺宗年幼不懂事,执政的太上皇陈艺宗被这道惊雷给劈得外焦里嫩,一脸懵逼地看了看宠臣胡季犛,又看了看满脸狂喜的儿子陈㬎,以及惊疑不定的满朝文武,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我陈某人,什么时候秘密上报大明,请求大明出兵铲除奸佞,肃清朝纲了?

还有这黎季犛不过是个枢密院大使,不过是近些时日权势日炽罢了,哪里就成了祸乱朝纲、试图篡位的乱臣贼子?

还什么“肆逞凶暴,虐于一国”、“淫刑峻法,暴杀无辜”、“重敛烦徵,剥削不已”……

洋洋洒洒地列举了二十项大罪,这他娘的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骂我陈某人啊?

大明这是什么意思?

有你这样欺负人的吗?

这是故意激化安南朝堂矛盾,把自己及黎季犛架在火上烤啊!

你娘咧!

还什么“礼仪之邦”,什么“仁义之师”,我呸!

现在怎么办?

明军分兵两路,都已经打到多邦城了?

杀了黎季犛祭天认罪?

多年的执政经验正在心中告诉陈艺宗,明军此行目的绝不单纯。

他们很有可能……是为了踏平大越而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