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黑子的高光时刻
书名:沉默之龙 作者:终焉大兔 本章字数:4574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14:25:55

暗影隐没,阿福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挡下黑色光球炸裂的余波,竟然就耗尽了他大半的力量。

因为阿福的阻挡,其他兽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金珀却是一副身体被榨干的模样,刚才远距离引下的那道雷霆可是耗光了她全部的力量。

而苍雪就有些惨了,因为体内力量耗尽,直接在金珀身旁昏睡过去。

现在一行兽当中,唯独黑子、铃铛和铁甲的状态还算可以。

“铁甲,你带着她们赶快离开这里。”

铁甲急忙问道:“那你怎么办?”

黑子先是看了一眼交战的巨兽,然后转头看着铁甲。

“月蟾不是恶狼的对手,我必须要去帮他,否则我们最后都要死。”

“但是……”

“没有但是,好不容易离开了暗无天日的地下,你也不想就这么死掉,见不到这外界大好风光吧!”

却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铃铛突然发声:“那我也留下。”

黑子看向铃铛,脸上竟露出一丝微笑,看得铃铛有些愣神,但是下一刻却是后脑勺一痛,便昏死过去。

看了看自己的爪子,黑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锡泽教他的这招这么有用。

这本来是锡泽沉睡之际教给黑子,让他在金珀不理智的情况下将其打昏带走用的,但是金珀没给过黑子机会,没想到先用在了铃铛身上。

“王啊,老大真的很优秀呢!”

黑子小声感慨一句,然后对铁甲催促道:“赶快把他们带走,不然连你一起打晕,到时候一起等死吧!”

铁甲无奈,也不至于这样吧!

在背后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托盘,黑子将金珀他们全部放了上去,然后看着铁甲快速离开。

当铁甲消失在视野中,黑子这才转身向着月蟾的方向跑去,和那两个庞然大物比起来,他真的渺小的像是蝼蚁。

但是黑子的眼神中只有坚毅,隐约间甚至透露出一丝兴奋,面对这等巨兽的机会,以前怕是做梦都不敢想象,现在有了这个机会,黑子当然不愿错过。

黑子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面对恶狼连敌人都算不上,并没有打算傻愣愣的冲过去送死,而是在等待一个契机,只有这样,他才堪堪拥有抗衡恶狼的资格。

黑子没有远距离攻击的手段,却是一爪拍断一颗大树,大口咬住将其高高甩起,然后用力一跃,将全身的力量凝聚在爪上,向着树干全力拍去。

“嘭”的一声巨响,大树以超越炮弹的速度朝着恶狼的眼睛飞速射而去,树上的枝叶中途便因高速形成的气流冲刷折断,只剩一个光秃秃的树干。

恶狼一爪拍在月蟾身上,但是被月蟾体表分泌的粘液阻碍,很难破开月蟾的防御,接着又是一爪抬起,恶狼刚准备落下利爪,脑海中却是警铃大作,不由得扭头看向危险来临的方向。

噗呲~

嗷呜~

一根巨大的树干直直的插进恶狼的眼瞳,即便是恶狼也不由得为这突如其来的剧痛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

眼睛上的疼痛感让恶狼的身体跟着踉跄的后退几步,眼瞳中有蓝黑色的液体流出,可没一会儿便化作了烟气消散在空中。

月蟾有了喘息的机会,向着后方跳跃,和恶狼拉开了距离,然后长舌从口中喷发而出,在地上拔起一颗大树,用力甩向恶狼。

吼~

恶狼躲闪不及,大树直接横插进另外一颗眼珠,刚才的疼痛感还没有消退,一股更加猛烈的剧痛传进恶狼的脑海,一声咆哮如同上古巨兽复苏,形成了大范围的气浪喷薄而出。

黑子的身形在气浪下如同浪花中的一片树叶,即使四肢牢牢的固定在地面,但是身形也在不断的后退,在地上留下几道深深的沟壑。

而这些气浪对月蟾来说也不过是清风拂面,顶多吹动他根本不存在的一头秀发。

嘭~

月蟾的身影出现在高空,将阳光尽数遮掩,如同泰山压顶之势向着恶狼落下。

恶狼抬头,眼眶周围的蓝黑色液体像是血泪一般,渐渐流满他的面部,即便眼部受损,恶狼也能清楚感受到月蟾下落的威势。

这下不能硬抗,必须躲开!

虽说元素身躯能够免疫物理伤害,但这不代表不会受到物理伤害带来的影响。

要是被月蟾的这招“泰山月蟾坠”击中,恶狼预感自己的身躯将会四分五裂,期间形成的风浪足以将他的身躯吹得到处都是,虽说可以很快聚集复原,但也要看月蟾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月华之力和亡月之力互相克制,如果是恶狼是完整状态,自然不怕月华之力灼烧,他对亡月之力的掌控程度是稳压月蟾对月华之力的掌控程度的,但恶狼的力量若是被分散开来,两者的力量可就不是互克状态了,而是可能被月华之力直接净化成一缕青烟。

忍着剧痛,恶狼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因为周围基本已经算是平地,倒是轻松躲开了月蟾坠落的位置。

这招若是命中,敌人那是非死即残,威力恐怖,但要是没有命中,那就是自损八百,现在月蟾只能感到自己的两根后腿麻的厉害。

感受到月蟾没有攻击过来,恶狼心中的愤怒前所未有的高涨,就像自己已经打到最终BOSS,这时却跑过来一个亲戚家的熊孩子打扰自己,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重新来过”,而且同时弄坏了自己珍爱的收藏,却被大人们一句“小孩子不懂事”给糊弄过去一样。

恶狼简直快要气炸了!

抬起一根利爪,恶狼竟然猛地插入了自己的眼眶,将其中的异物挖出,甩动利爪在地面留下了大片蓝黑色的污渍,不过很快便化成了烟气消失不见。

另外一颗眼珠同样如此,看得黑子牙根发颤,这恶狼当真是个狼灭。

吼呜~

恶狼扬天长啸一声,眼瞳竟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复原,而脸上的污渍也都跟着消失不见。

再度看向月蟾,恶狼的眼神已经变了,他现在只想赶紧将其杀掉,然后得到月蟾的月华之力,之后他要抓到那只小虫子好好的折磨一番!

说实话,月蟾很不想在体表分泌出这些粘液,这样会让他显得非常丑陋,自从成为残月岛的霸主以来,他从未再使用过这个能力,在那之前也是只有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才会使用,但是现在恶狼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不得不再次露出这副丑陋的模样。

月蟾体表的粘液不但滑溜,而且具备一定的韧性,物理攻击很难起到效果,攻击许久无果的恶狼也终于发现这点,所以不再有丝毫的保留。

蓝黑之气瞬时间沸腾起来,在恶狼的各关节处凝聚,最终形成了一些尖锐的如同外露的骨刺,脚掌上的利爪更是变得更加巨大、锋利,有着一种锋刃至极的感觉。

恶狼再度扑向月蟾,这次月蟾身上的粘液便没了多大的作用,随着恶狼利爪挥动,月蟾体表的血痕也在快速增多。

看着月蟾再次陷入劣势,黑子想要重演之前的景象,将一颗大树拍向恶狼,但是这次恶狼有了防备,根本没有回头,而是半空中直接出现一道黑色的屏障,竟将飞射出去的大树反弹回来。

这一幕出乎黑子意料,虽是有些措手不及,但也躲开了反射回来的树木,顿时间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没有远程攻击手段,他现在的实力真的帮不了月蟾太多。

……

时间一分一秒都像是煎熬,黑子看着满身伤痕的月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即将力竭的月蟾,他的身上却恍似亮起了白光,黑子顿时一怔,将视线向上移动。

不知何时起,高空中已经挂上了一轮蓝月,天边的太阳也只剩下一点余辉。

蓝月出现,月蟾身上的白光越发闪耀,和恶狼的亡月之力不同,月华之力本就来自蓝月,往日的每个夜晚中,月蟾都会借助蓝月洒下的月华进行修炼,可以恢复或者增加体内的月华之力。

而亡月之力中掺杂着死亡之力,而寒月之力又只是蓝月最为浅薄的力量,两者形成的亡月之力很难借助蓝月来恢复力量,即便可以恢复,也不过于滴水穿石之速。

所以恶狼恢复力量只能通过死亡之力进行转换,但是这样的效率也是很差很慢。

这也是恶狼想要得到月华之力的重要原因之力,只有得到了月华之力才能保证自己的力量不会变成无根之水,可以时刻保证自己的状态。

有了月华之力的补充,月蟾身上的伤口开始修复,在恶狼的攻势下有了喘息的机会。

“哼,别以为到了晚上有了能量补充就是我的对手,夜晚,同样是我的主场啊!”

话音落下,太阳的余辉也终于消失,天地间陷入一片昏暗,唯有高空中的蓝月散发出清冷的光辉。

恶狼身上的气势竟然开始攀升,缠绕在身上的蓝黑之气开始沸腾,眼瞳变得一片漆黑,可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其中的扭曲和疯狂,此时的模样如同魔神在世。

狂暴的气息开始肆虐,月蟾竟感到了一丝恐惧,头顶上方的蓝月也给不了他丝毫的暖意。

蓝月伴随黑夜出现,散发的光辉只能为月蟾恢复月华之力,一身实力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恶狼不同,他原本就是暗夜之狼一族,虽然已经舍弃身躯,但是在黑夜中,那份来自灵魂中的悸动做不了假,依旧能够提升三四成的实力。

原本的实力便胜过月蟾,此刻在黑夜下又有所提升,恶狼的威势已经碾压月蟾!

“死吧!”

黑夜之下,恶狼的嘴角扬起,眼神中的恶意如同潮水袭来,要将月蟾淹没。

恶狼身上的骨刺般的暗色铠甲更加凝实,月光下甚至泛起了寒光,弥漫着一股萧杀之气。

巨大的利爪挥动而下,恍似死神挥动了手中的镰刃,收割尘世的一切生灵。

在月蟾眼中,黑色的利爪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身体却无法动弹,好像述说着死亡的命运已经降临!

嗷呜~

却在这时,一声悠长的狼嚎声响起,黑夜在此刻也显得有些寂寥,唯有这声嚎叫显得非常响亮。

一道原本可以忽视的气息开始暴涨,虽然到最终也不足以撼动恶狼此时的气势,但是也仅仅比月蟾弱上一筹,感觉和鬼鳄、帝蟹五五开还是没有问题的。

黑子看向恶狼,眼瞳如同恶狼那般漆黑,不同的是,在黑子眼中充满了战意。

之前还是白昼,黑子的实力无法全部发挥,但此刻黑夜降临,自然是战力全开。

黑子同样身负暗夜血脉,但是不同于一般的暗夜之狼,他们是直接提升自身的实力,提升多少取决于黑夜的状态和自身的因素。

但是黑子的暗夜血脉更像是斗狼血脉的一个挂件,其提升的效果主要作用到斗狼血脉上面。

若是斗狼血脉得到提升,黑子自身的实力提升的可不是一点点那么简单,这对于同级别的生物来说,和开挂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面对恶狼,黑子和他的差距犹如天堑,现在却提升到这等地步,不单单是惊到了恶狼,更是吓到了月蟾。

月蟾可是从来不知道这座岛上还隐藏着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

黑子现在的实力应该归功于那半颗墨果,若非那颗墨果,黑子不可能有现在这种实力,这可是能和残月岛霸主硬碰硬的实力!

但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黑子当初的一个决定,答应锡泽做了金珀的小弟,不但活了下来,更是有了现在的力量。

黑子的体型没有变化,随着血脉之力全力发动,身上多出了一些黑色条纹,这是斗狼独有的姿态,是象征着狼族王者的印痕!

黑子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眼再次睁开时,眼瞳中已经只剩一往无前之势!

一身白色毛发无风飘动,黑子四肢发力,向着恶狼的头部高高跃起。

蓝月之下,恶狼如同魔神,将月蟾踩在脚下,一个渺小的身姿发起了进攻,如同一副瑰丽的画卷。

……

“呵,这命运还真不是谁说的准的。”

万物虚无之地,谱写者看着黑皮书中的内容怅然无语。

书上的画面中有一头恶狼,一只蟾蜍,一轮蓝月,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一般无二,但是唯独没有黑子那道渺小的身影。

谱写者无奈,念头一动,黑子的身影出现在恶狼下方,既定的命运在此刻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偏差!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